读“兄弟双状元”轶事有感
发布时间:2016-04-12  浏览次数:

 读“兄弟双状元”轶事有感

 

宋庠与宋祁是北宋时期政坛和文坛上颇有影响的兄弟俩,宋庠为兄,官至相位;宋祁为弟,官至工部尚书。北宋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这哥俩同时参加殿试,都中了进士,“礼部奏祁第一,庠第三。章献太后不欲以弟先兄,乃擢庠第一,而置祁第十。”(《宋史》(卷二百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三)),世人誉之为“兄弟双状元”。进士及第后,弟兄二人双双步入仕途,《宋史》对这两人的性格及才能进行了较为中肯的评价,宋庠 “俭约不好声色,读书至老不倦。而宋祁“尤能文,善议论,然清约庄重不及庠,论者以祁不至公辅,亦以此云”。

话说有一年元宵节的晚上,宋庠虽居高位但仍在家读书研习至深夜,宋祁却在外面大吃花酒,通宵达旦,极度奢靡。第二天,宋庠就安排亲信传话,想好好批评一下这个弟弟。宋庠寄语宋祁:“闻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齑煮饭时否?”宋祁笑曰:“却须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同某处吃齑煮饭是为甚底?”。齑煮饭就是用咸菜末煮的粥,是一种贫困人家聊以充饥的粗陋饭食。哥哥想用忆苦思甜的方式教育弟弟要牢记过去吃得苦、受的累,不要贪图享受、挥霍无度。而这位弟弟并不买账,告诉来人转告哥哥,说当年咱们弟兄二人吃苦受累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今天能够享受这荣华富贵的生活么?这则轶事出自南宋人钱世昭所编纂的文言轶事小说集《钱氏私志》,真实与否无从考证,但宋祁所代表的这种想法与做派却具有极强的广泛性和典型性。

北宋时期,科举制已日趋成熟,考取功名、跻身仕途成为莘莘学子的华丽梦想,“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演绎了众多草根逆袭的励志故事。或许是受了太多的贫困与清苦、嘲讽与压制,一旦金榜题名,补缺升官,欲望就像脱缰的野马难以遏制,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关于宋祁的奢靡享乐轶事在陆游所著的《老学庵笔记》中也有记载:“宋景文(祁)好客,会宾于广厦中,外设重幕,内列宝炬,歌舞相继。坐客忘疲,但觉漏长,启幕视之,已是二昼,名曰不晓天。”铺张浪费和穷奢极欲之状跃然纸上,与当年安贫乐道、秉烛夜读的奋进少年判若两人。宋祁曾自述:“余少为学,本无师友,家苦贫,无书,习作诗赋,未始有志立名于当世也,愿计粟米养亲绍家阀耳。”(《宋景文公笔记》)。清贫的生活使宋祁幼年并未立下宏图大愿,觉得能够养家糊口就已相当满足了,而随着职位的升迁,权力的扩大,贪图享乐的欲望却日渐膨胀。这种蜕变,不仅仅发生在北宋一代,也不仅仅发生在宋祁一人身上,跨越千年的历史长河,时至今日,在我们身边仍然有不少像宋祁这样的人物存在。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君不见当前有些领导干部花天酒地、声色犬马,为了满足低级趣味就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腐化,最终锒铛入狱。这些人在忏悔录中回想起幼年时的艰辛与清贫,也会痛哭流涕,悔恨自己忘了本,蜕化变质,但悔之晚矣。习近平总书记在调研指导河北省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时曾指出有些领导干部“口头上说是穷苦家庭出身,是党和人民培养了自己,但言行不一,心里想的是自己当上官了,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要好好享受一下当官的尊荣。”可谓是高屋建瓴,一语中的。追求感官刺激与安逸奢华是物欲膨胀的结果,这种挥霍无度的欲望一旦与失去制约的权力相结合,结局就是灾难性的。“欲如火,不遏则自焚。”如何管理好自己的欲望,特别是对手中握有公权力的领导干部来说,是一门终身的必修课程。自2016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明确提出广大党员要“坚持尚俭戒奢,艰苦朴素,勤俭节约。”,这是新时期党中央坚持从严治党、永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必然选择。

翻阅历史,环顾当下,无数的鲜活事例表明,尚俭戒奢对我党全体党员干部来说是一条十分必要的清规,更是一条永远不能忘记的戒律。